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项梅清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清韵】文学的意志(散文)

编辑推荐 【清韵】文学的意志(散文)


作者:策马南山 秀才,2184.2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22发表时间:2020-02-09 20:09:07

【清韵】文学的意志(散文)
   当写下“文学的意志”这五个字时,感觉有点莫名的滑稽,沉闷的思绪难免架势起来,胸中不由自主地涌起一种烧灼感,许多高大上的赞美词都消失在我纷乱的杂想里,文学该有的神圣感此时也笼罩了一层悲哀的灰霾……我是一个轻度悲观主义者。
   该从哪里说起呢?
   开场白似乎应该传统一些:文学是一种工具,是人类智慧的化身和情感的力量,是人更像人的文化标志之一。因此,文学的意志就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最深刻的道德体现,它展示的是人类智慧存在的合理意义。
   然而我的思考很难沿着这个思路一直走下去,脑神经只能信马由缰,找到哪个激活点就算哪个,把它们链接起来就算完事,就像骑着一匹迷途的马昏昏游荡,没有既定目标。或许可以再想想,迷途未必是坏事,哥伦布不是迷途才发现美洲新大陆吗?
  
   二
   文学诞生的必然价值是天赋异禀的文明象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人类在艰难跋涉的路途中医治心灵创伤的自救行为,好像是久旱逢甘露,袖大惹春风——文学理应得到天使般的尊重和敬意,因为这是天降人间的福祉。在西方,缪斯作为文学女神,常常为众神或英雄们的聚会带来愉悦与欢乐,她不仅美貌,还长着翅膀,会飞。中国有文曲星,或称魁星,各地古时还建有魁星楼。魁星头上有两只角,金身青面,赤发环眼,面目狰狞,造型仿佛是鬼。魁星的地位很高,右手握着蘸朱砂的大毛笔,用来点定中试人的姓名。读书人想要科举中榜,就要极为虔诚地去魁星楼拜魁星,口中喃喃细语:拜请钟馗,中榜得魁!钟馗真神显,送咱福禄寿禧安!
   西方文学女神的象征功能是娱神——取悦神一般的人类英雄。东方文学男神的象征功能是娱人——让学而优则仕找到跳龙门的捷径。文学中的意志自古地位就不同,命途也不同。文学的奇思妙想与神同在,讴歌人间的大美;或专为金榜题名服务,痴迷半部论语治天下。这不仅是人与神的概念在理解上的各不相同,而是一种文学意志在人类生存发展过程中的道德体现和精神诉求。文学的意志在价值层面或至高无上,让人内心的良知对此保持敬畏和尊重;或天人合一,与天为党,让人的嚣张气焰成了替天行道名义下随风猎猎的镖旗。
   在漫长的人生路途中,文学的崇高意志总是在生命遭受巨大悲怆时才应运而出,比如中国的:《国殇》《悲愤诗》《孔雀东南飞》《长恨歌》《卖炭翁》……比如西方的:《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巴黎圣母院》《雅典的泰门》……这些都是历史的特别记忆,这些不朽的文学名著为那时人们的现实生存,为未来人们的深情遥想,在人们的心头竖起了一块永恒的文学意志纪念碑,让人间情感共鸣里展示出文学精神里的价值。历史已经能证明——伟大的艺术作品都是以悲剧的形式呈现在世人的面前,悲剧比喜剧更能引发人们的思考,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让痛定思痛后的人们迷途知返。
   有人说,因为人间有了苦难,才有了记录苦难的不朽文学,许多光耀千秋的文学巨著都是苦难的精神承载,苦难造就了文学意志的魂灵,苦难是文学血脉的根基。然而有人说,我们宁愿不要那些闪耀伟大光芒的文学,也不要那许多人间苦难!是的,没有苦难是人间最奢侈的梦乡,然而,苦难一直伴随着人们,就如同幸福在梦中一样,这似乎已成了无解的定律。或许卑微善良的人们也可以如是说,上帝怜惜生命,给予了我们文学意志的火种,让人们在暗夜里用颤抖的手燃起一只蜡烛,照亮心灵,照亮前行的路。
   烛光虽小,聊胜于无,有光就好。
  
   三
   从我记事以来,确实没有看到真正意义上记录幸福的宏篇巨著,少年时曾读过一本书,名叫“幸福的日子”,现在看来那只是描叙虚拟乌托邦里的幸福时光,只能感动未经世事的少年心,但比当下的打鸡血文有艺术感,是真正的心灵鸡汤美文,毕竟都是一些有文化根底的文化人在迷惘的亢奋中写的。我后来读到的被誉为人类精神食粮的文学名著,都是记录人间的苦难史和奋斗史,诉说人们心底的惆怅无奈和悲伤,一层层揭开世人在艰难生存中痛苦的伤疤,让殷红的血再次殷殷渗出,像一剂解药,用于挽救将要坠入地狱的灵魂。
   因为文学的诞生,人类从树上爬下来后就再没有爬上去,在成长发育的过程中不仅喂饱了肚子,还滋养了低垂的头颅,拯救了迷惘的灵魂。这就是文学意志诞生的必然价值。
   文学存在的根本使命就是抚摸人类受伤的心灵,拯救坠入暗夜的灵魂。文学是人间的精神粮食,是人类意识健康存在的滋养品,无论是耕者、渔者、贩者……还是庙堂内外,尊卑上下,都喜欢在闲暇时捧读一册讲故事的书,从中娱己取乐或是顿悟警醒。至于那些讲“万人敌”的书,那不是文学,是武学,如商君书、孙子兵法、战争论、潜规则,以及各种生存定律……这些书告诉人们:逆袭很简单,人生从此不用愁。然而,寻常人读了也没用,只是平添了一种无端的闹心。
   也有文人灵机一动,想攀龙附会,就动起了歪脑筋,写了即使吃着地沟油,也要情牵帝王心的文学书,里面倒挂了许多生猛豪气,有阿Q摸小尼姑脸的幻影,让一些在底层打拼抱怨的寻常人有了说硬话的梗——我也是赵家人,可以弯道超车!一些人读了这些“励志”书,如果深陷其中痴迷癫狂,此时有人再递给一把大刀,教会几句咒语,这些人就成了刀枪不入的妖精。从历史的经验来看,这类文学书就是妖书,与文学无缘,但还是有人写,有人印,有人卖,有人买。似乎“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的箴言,也可以用在这里。
   当有人在床头或在路灯下读书时,假如是在读一本真正的文学书,即使读者在此时会被书中的情节感怀悸动,会联想起许多曾经的感动,那些许多来自良知生发的联想,就是文学中的意志在助推人们心底的善,此时他们的内心一定很淡然,真正的文学情怀就应该如此这般笃定。文学书不是所谓宣扬“道理”的书,是讲人间真实故事的书,这其中有八百年前与自己相似的魂魄,也有九百年后与自己一样的余生。“讲道理”的书让别人去看吧,喜欢文学的人只看讲人间故事的书,这里的故事不寻常,至善的道和理就在其中,这就是文学意志的漫漫情怀在对你深情微笑。
  
   四
   文学的形式居然种类很多,很神圣也很高尚高冷,以至于上至帝王下至不入流,只要有机会,就想和文学挂上钩,以此来证明自己是风雅不俗的人。当然也有纯粹就是喜爱读书的人,就是想摆脱猥琐粗俗,更有许多想借此说出自己话的人,利用文学里的意志宣泄个体的精神。
   读过几本书的人是能看出来的,一些人没事干或有事干时,掉掉书袋,晒晒肚皮,再咿呀吟哦一句:我正在城楼观山景,耳听得城外乱纷纷。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
   或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真的,许多人都有文学梦,这个梦非寻常梦,是梦中梦,也是人生之春秋大梦。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说实话,我有时就是这等不想付苦劳,只想高卧做梦,是那种推睡不起之人。但人间生活让一个小精灵去我的屋后放了一把火——让我惊起而执笔,遂作此篇。
   自古文学都让人们摒弃邪恶做美梦里的真人,几乎没有一个有理想的人敢公开说自己就是要当魔王,就是要欺负穷人,就是要吃喝嫖赌抽,都在说自己是上天派来的救世主,是为了让穷人过上好日子,让世界更公平,让文学书里的灾难事件不再发生,让文学书里的幸福日子再现江湖。结果历史上的野心家们互相打得昏天黑地,往往到最后时光自己过上了好日子,受苦的还是从前的受苦人。
   文学中的大梦仍旧依旧照旧在芸芸众生的长梦中,文学的意志描绘的光明路其修远兮。
   《卖火柴的小女孩》曾感动了我的童年,《汤姆叔叔的小屋》曾挑起了南北战争,许多书中的事情真的很让人伤心,身边的日子久了也让人悲从中来。恍惚间的文字梦游,还不如来一柄“桃花扇”,来一座“牡丹亭”,来一次“罗密欧和朱丽叶”,来一位“睡美人”,再来一场“西厢记”,还有朝思暮想的“红楼梦”。
   我也想学学古人掉书袋,我也要学学名士晒肚皮,不是晒腹中书,只是在天晴爱日和里,呈现午后斜阳的旷世慵懒。
   窦娥冤不冤?汉宫远不远?长生殿旁是否有雷峰塔?暴风雨后是否是冬天的故事?普罗米修斯、俄狄浦斯王、美狄亚、奥赛罗、阴谋与爱情……是否继续复述着《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麦克白》,还有《唐璜》《茶花女》《呼啸山庄》《大卫·科波菲尔》与《红与黑》的故事。
   悲情的故事就是文学意志里的魂灵,即使那些喜剧故事,眼中也含着盈眶的泪水。文学的意志里浸透的是人间悲情的故事,故事里也浸湿了司马青衫和淮扬邂逅一笑欢的世俗风情。
   文学的悲情命途,也是文学意志里不散的风情,故事里有执意恪守的天寒日暮,更有至死难忘虚无飘渺的烟波世界。我为伊伫倚危楼风细细,衣带渐宽人憔悴;侬为我风情万种雪垂垂,灯火阑珊图一醉。
  
   五
   文学创新的鼓噪不绝于耳,每每听到就像吃了一个小苍蝇。尤其是几个文人凑在一起吃盘杀猪菜,再喝点烧酒就满地打滚口出呓语,祭起一个新名词,就摇旗呐喊,赌咒发誓,疏狂自己找到了文学创新的新命脉。
   其实文学创新不那么简单,自古就有一套自然的丛林法则,就在望极春愁的不经意间,在批评家强索无味的咒骂里,在嫩寒风来功成名就后招手的微笑时。
   ——嗨,大师!
   ——再见,朋友。
   而后互相消失于街转角处。
   ——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
   ——买下一张永久车票,登上一列永无终点的火车。
   加西亚·马尔克斯那些名句至今不朽,这很像是预言文学创新的自然法则——在无尽的草色蒙蒙中,道迎仙客。
   或许文学应该担当一些操守和职责,提起这个话题似乎就要从“三字经”想起。在中国,但凡成了“经”的书都有启蒙教化的作用,《诗经》《书经》《礼经》《易经》《春秋经》这五经实在是中国儒家文化的扛鼎经书,再加上《道德经》《冲虚真经》《太平经》《玉皇经》《黄帝阴符经》《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基本上就改造了中国人的精神骨髓。
   有经书也有纬书,纬书是经学的补充,给儒家经书加上了神迹的光环。如天命神权、君权神授、天人感应、天人合一,等等。为在国家层面神化帝王,解释祥瑞灾异、占星望气等等提供了圣明神秘的学说。比如炎黄的传说,华夏远古尧舜禹的传说,一些上古、中古史中记载的天文、地理、乐律、农、医、药以及原始社会状况等零散纬书资料,内容虽荒诞但很精彩,还包罗万象,如山海经。现代有学者认为纬书有一定的参考作用,与经书相比,纬书中呈现了古人宏大的宇宙观,并成为官方意识形态的文化支持,成了国家祭祀形式里的精神来源。
   所谓的学好经纬之道,就能安邦治国济世安民。中国文学的血脉根基就是经学、纬学的基因使然,文学的意志至今在这个范畴打转转,很难有一个基因重组上的新突破。在中国,最重的指责就是离经叛道,所谓创新就是横店影视城的旌旗飘扬和胜利战鼓。
   一些人在当代想突破自己,想在文学艺术上有所创新和创意,这很好,但需要积聚能量,需要人类尊严的问诘精神。没有在文学精神和意志上做好扎实的准备就仓惶粉墨登场,难免就陷入荒腔走板、妖气冲天的窘境。急功近利是当代各类艺术的通病,目前最活跃和夺眼球的是各类网站小编,他们有一个统一称谓——标题党。
   这怎么得了。
   英雄不会从天而降,只不过是凡人挺身而出,文学要为英雄们歌唱黎明,就像讴歌大灾难中的白衣天使,他们是凡人英雄。请记住:没有无妄之灾!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只有让每个人的意志展示真正的善良和勇敢,才能让文学的意志有机会走入未来。
   当文学的梦想和意志最终成为人类社会进步的精神支点时,人间对酒当歌的世俗烟火就生动、鲜活、有趣、好玩!
   文学的意志就是神创造下的完美。
   我们一起聚精会神吧,文学意志一定能够成为人类文明存在的伟大证明!
  
  
   2020年2月8日星期六于山右晋水之东(原创首发)
  
  

共 466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好一个“文学的意志”,横览中外,纵观古今,洋洋洒洒一大篇。读来,在言近旨远中有微言大义,在扑朔迷离中有谆谆告诫。这篇散文把学术性的一些东西,深入浅出的讲述出来,让读者深深地被老师的文字所吸引。悲情的故事就是文学意志里的魂灵,是这篇散文的中心意思;文学的意志里浸透的是人间悲情的故事,是文学的悲情命途,也是文学意志里不散的风情,是此篇散文的情感叙述。故事里有执意恪守的天寒日暮,更有至死难忘虚无飘渺的烟波世界。我为伊伫倚危楼风细细,衣带渐宽人憔悴;侬为我风情万种雪垂垂,灯火阑珊图一醉。这些深情的文字告白使这篇文章的阅读体验更唯美一些,给散文的筋骨增加了柔软的质感。感谢老师赐稿清韵,遥祝安好!【编辑:春染新绿】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春染新绿        2020-02-09 20:12:59
  感谢老师对清韵的支持,遥祝安康祥和!
2 楼        文友:田间布衣        2020-02-09 20:13:43
  感谢春染新绿老师,辛苦了,敬茶。好文拜读,感谢老师赐稿清韵。
3 楼        文友:项梅        2020-02-09 20:25:58
  品读《文字的意志》,我陷入沉思,就在昨晚老同学还狠狠地给我上了一课,他说你去问问那些文友,他们真正懂得什么叫文化吗?我想今天有答案了,试问:这难道不是对文化最好的诠释吗?再次感恩文友对清韵的支持!好的文章,精彩的编者按,祝节日快乐!
项梅
4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20-02-10 09:58:06
  看来在家避疫偶得也有益,至少可以给大家解闷消遣,索性再写一篇“文化的基因”,凑成一个三部曲,如何?感谢各位的编评鼓励,问好朋友了!
人生如梦
5 楼        文友:心静天好蓝        2020-02-11 04:18:25
  读罢此文,感觉自己以前都白读书了,需要重新阅读、审视那些名著。
6 楼        文友:心静天好蓝        2020-02-11 04:25:07
  此文让我深思,文学到底应该为谁服务?明白了这点,才知道创作的意义。
7 楼        文友:策马南山        2020-02-11 07:39:29
  心静辛苦了,凌晨四点读文,不知是否有红袖添香?谢谢朋友的留言,其实文学就是写出自己真实的声音,像个人一样的说话就好了,也就是说人话,讲人间的故事,就好。问好朋友了!
人生如梦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