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芳】黄鹤楼吟(散文)

精品 【柳岸?芳】黄鹤楼吟(散文)


作者:怀才抱器 进士,10039.1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20发表时间:2020-02-13 08:18:58
摘要:吟,是古典诗歌的一种体例名称,音律较为自由,这里借用,以现代语言歌吟黄鹤楼,黄鹤楼,此时正成为抗疫的象征,“新冠病毒”的来临,没有人可以置身疫情之外,怀才抱器以本篇,歌颂那些医务工作者和子弟兵,给黄鹤楼下的人们加油。

【柳岸?芳】黄鹤楼吟(散文)
   那年,只为拜谒黄鹤楼而站在武昌蛇山下,我效仿崔县尉峨冠博带,背手仰面,高吟“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是啊,黄鹤楼巍然,黄鹤的翅膀太弱,无力挂楼而去,如今可供我们听江目楼,“大地山河并万象”,好一派壮观!我曾经认为,天下之景,武汉三镇独占三分,皆因黄鹤楼拔山而起,览尽天下之胜,哦,真不愧“天下江山第一楼”!
   黄鹤楼不倒,蛇山背驮名楼1797年,面江屹立,令世代拜仰,身为武汉人的湖北佬,个个都与黄鹤沾边,并以为活脱而有仙气。说起黄鹤楼,我的朋友口吐唾沫,历数“楼史”变迁,让我惊讶。自盛唐以后,兵火频仍,楼身鳞伤,仅在明清两代就曾火毁七次,仅剩下一个黄鹤楼铜铸楼顶。武汉人以“江南三大名楼”我独据其一而自豪,史书有“国运昌则楼运盛”之说,我想反过来说,楼运盛,国运必昌,相互表里,互为依存。繁年兵火不损其魂,而今“新冠病毒”来去无踪,并无硝烟,名楼踞山,怎可撼动!“抗疫”的队伍不下万众,我推窗南望,白衣天使,簇拥楼下,耸臂宣誓,其势威震江楼,其志誓与楼存。历史总是以它必然的惯性而推进,小小病毒,奈何我楼!一位武汉朋友我约与之视频通话,就是不肯打开,说,样子被口罩遮住了,怕吓坏了我,我说“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他理解了我的意思,透过口罩,音频传递,我依然觉得声音浑厚,如编钟大吕,因为他此时代表了武汉人,喊出了心声,黄鹤楼不倒,武汉人挺住。据说,阴暗处的病毒最见不得阳光,最怕好心情,我眼前的黄鹤楼,正沐浴在暖阳里,东风巡楼,楼周焕发葱绿,我相信,春色春光总在武汉人引以为傲的楼下留驻……
   我们聊天,突然我生出一个医学观点:情绪就是免疫力。末尾我缀一串字赠他:养心如葵,足不踏蚁,食草如肴,心堤不溃!
   心堤不溃,黄鹤楼就不倒,众人臂撑肩扛,危楼依然耸天入云。
   朋友说,黄鹤楼临江,接受江水的洗礼,荡去污垢。上天欠下武汉一个明媚的春天,那恼人的柳絮,此时此刻,多么想让她钻进我的鼻孔,可口罩隔绝了和春天亲密的距离;那原野的花香,多么想弯腰深嗅几许,可哪得踏游春萌时。
   我有了新的赏春方案,待明春刚刚探头,我便唤常在春里不知春的武汉朋友饱餐春色:引朋友流连于杨柳岸边,喝杨柳风,食春柳絮,闻春香百味;再采野花盈篮送与,让朋友坐拥花色的春天……
  
   二
   黄鹤楼的楼体结构令我有了别解。我想到了建于隋朝的河北赵县的赵州桥,历经风雨1400年,桥涵拱而不屈,可载重400吨,其力是力学可解释的?太难,我以为是中国人智慧的力量,不然何以力举百吨。与赵州桥同样可称雄于世的是黄鹤楼。楼体重量据说上千吨,由72根圆柱支撑。72,这是个魔幻般的数字。古以为天地阴阳五行之成数是此数,亦用以表示数量多。济南城内百泉争涌,享有名泉七十二之说。《西游记》之孙悟空有七十二变之诡谲,古人建楼,本为佑三镇,镇蛇妖,立柱卓卓,镇住一江一地风水。三镇水游,水府泽国,清人魏源曾感慨:“水复山重行未尽,压来七十二峰影。”(《三湘棹歌?蒸湘》)是否受到这七十二擎楼天柱的启发?我想,今日武汉抗疫,岂止七十二壮士,医生李文亮,将生命的数字定格在34岁上,以文弱之躯征战于“疫场”的徐辉医师,缓缓倒下……这些人物,做了撑起武汉危楼的擎天一柱,他们虽然倒下,但精神可是站得笔直。
   此疫过后,黄鹤楼应该立碑刻名,将功德之人镌于楼内,传至后世,永芳千古。
   黄鹤楼夜色四垂,缀楼的霓虹闪烁游弋,五彩亮空,和着流淌的江水,演绎着“声色”胜景,水为楼歌,楼跌水中而舞,相得益彰。可这些景色太沉静了,少的是生动和灵魂,炫彩并非强大,眨眼并非多情,真正媲美光芒的是那些抗疫人物。
   这些人物,未必光芒万丈,但始终有着充足的人性温暖,关键时候,他们也会发出灼目的光焰。
   刻字于柱留念,名字不存,而在战疫前线倒下的,不刻名字,名字也在这七十二柱上,这是精神的华表,丰碑永垂。
   扶伤者先死,以倒下垂名,不是他们的初愿,但无畏赴死,雕刻初心的血,缓缓淌流,汇入三镇(武昌、汉口、汉阳)江水。我的一位朋友的女儿,在省城医院做医生,疫情爆发,她先斩后奏,奔赴武汉,她告诉父亲,从来没有看到黄鹤楼,这是个良机……
   女儿做了一个视频抖音发给父亲作为临别的礼物,命名为《在路上》。
   这不是个例。一个四年级的学生写信给在武汉抗疫的医生妈妈,主题就是“妈妈,你是我崇拜的英雄”。
   笑谈赴死者,古已有之,我真不希望今天还在演绎这样悲壮的故事,但鬼魅作弄的硝烟还未消散……
   黄鹤楼上有十万琉璃瓦,就像披着铠甲的神勇大将军,一片不能碎,一瓦不能少。我联想到这次武汉收治被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就是“应收尽收,一个不能漏”,这是多么人性化的举措,就像对着孩子的母亲发誓,不能让孩子少一根毫毛。支撑起黄鹤楼的不单单是几根柱子,还有武汉人的心。
   我在北方,远眺黄鹤楼,虽不能见,可瓦当映日,炫目耀光,我心感知。
  
   三
   “黄鹤一去不复返”,为何祥鸟去而处于阴暗角落的蝙蝠群舞于黄鹤楼下?我想起了黄鹤楼得名的传奇与唯美,我想驱散心头的阴霾。
   一说楼建于黄鹄矶上,鄂人读“鹄”为“鹤”,以讹传讹,遂成事实。但最能够表达人们愿望的是创造了“仙人黄鹤”的传说。祖冲之的《述异记》中有“驾鹤之宾”的记载,传说,辛氏曾在蛇山开设酒店,一道士为了感谢她千杯之恩,临行前在壁上画了一只鹤,告之它能下来起舞助兴。从此宾客盈门,生意兴隆。十载后,道士复来,取笛吹奏,道士又跨上黄鹤直上云天,来去皆有意,聚散都是情。辛氏为纪念这位帮她致富的仙翁,便在其地起楼,取名“黄鹤楼”。
   更接地气的,还是辛姓酒店老板开店的一段传奇故事。有一天,来了一位衣着褴褛的人,问辛氏:“可以给我一杯酒喝吗?”辛氏急忙盛了一大杯酒奉上。辛氏并不因为这位客人付不出酒钱而显露厌倦的神色,之后何人几乎天天来楼上蹭酒喝。有一天客人告诉辛氏说:“我欠了你很多酒钱,没有办法还你。”于是从篮子里拿出橘子皮,画了一只鹤在墙上,因为橘皮是黄色的,所画鹤也呈黄色。座中人只要拍手歌唱,墙上的黄鹤便会随着歌声,合着节拍,蹁跹起舞,酒店里的客人看到这种奇妙的事都付钱观赏。
   我生出联想。辛氏老板,拿什么来款待八方食客?哦,垂纶一缕,钓得江中草鲢,腥一下铁锅;拎篮登蛇山,采几朵菌菇,尝尝野味;跑一趟华农狮子山,摘一篮子拐枣,品品果子甜;唤几个采茶女,让她们趁着晨曦在龟山采满一筐子露茶;选几个挑夫奔江夏八分山,担来溶洞水,润润食客的喉……辛氏老板真的没有动什么心思,拿什么怪异的野味来款待食客,可食客若市,门庭毂声辘辘,人欢马嘶,好不热闹。我并非要人们返古拟古,学学我们的先人,是如何善待自然,保护物种,什么可食,什么碰不得,他们虽未读过生物学课本,可深知可为与不可为。
   黄鹤楼,演绎了多少神话,版本有几个,我们无法考究,但黄鹤楼的故事表达着武汉人的性情,浪漫而遐思,活在当下,更有憧憬;好客而温敏,诚信求财,生财有道,此道非诈,而是开辟了三产娱乐业的先河,不能不说武汉人的贡献,早就如黄鹤楼一样,声名远扬了。当年,也就是改革开放之初,在硚口区就有一条街,名“汉正街”,商贾繁华,为黄鹤楼凭添了人气与热闹。
   当年的道士“驾鹤”遁去,据说,唤来了鹦鹉,在江中造一爿汀州——鹦鹉洲。武汉啊,你被神鸟护佑,是凤凰起舞之地,住在三镇的人,个个都是载着诗歌,泛着扁舟生活的桃源人。谁曾想,神鸟飞过的天空下,一群身藏百毒的蝙蝠,鸠占鹊巢,玷污了这片朗朗的净空,洒下了阴霾的毒种。我悲伤地想,那位经营饭庄的辛氏老板,是否也有了心事?几个贪婪的食客,要满足自己肮脏的口欲,使不见阳光的鬼魅之物成了舌尖上的味美,蝙蝠的污血染红了他们血盆的嘴唇,让万千生灵因大饱口福的人而涂炭。善良的人,只能独守清白,谁曾想,一方口罩成了武汉人面对世界的样子,欲言无泪,想说无声。口罩可以抵挡硝烟,也可以预防暗器?这不是无奈,而是大义凛然,口罩,成了人们不屑病毒的表示。
   韦恩所创作的《佐罗》里的“蝙蝠侠”,那是西方世界的文化角色,骑士时代,徒有其表。蝙蝠,只能算是世界存在的一个物种,远离,是风景,走近,甚至入口就是接吻死神。口罩,不再是形式上的武器了,而是对人类嘴巴的严肃告诫。
  
   四
   “黄鹤一去不复返”,我唤黄鹤再回来,驱散那些鬼魅魔影;我呼鹦鹉以学舌之趣讥讽那些无言无语的丑类。我不是诗人,只选择浪漫,我看到了一股火神冲天而起,在火神山上。十天的时间,火神山抗疫医院,树立起一座精神和温暖的丰碑,在历史长河中只能算一瞬,而在抗疫的过程中,可以是一段气贯长虹刻字长卷的漫长而浩大的时光亮点。那些白衣人,以凛然姿态,对抗着黑色的幽灵(蝙蝠,此次爆发的冠状病毒肺炎,据世卫组织报告,与蝙蝠亚种菊头蝠有关)。如果说,黄鹤楼是武汉名震千古的建筑,能够与之相对的就是这火神山。
   我禁不住撰联寄给武汉——
   吟风弄笛黄鹤鸣霄沧江咽
   抗疫祛魔火神烁光碧空澄
   大诗人李白曾经亲临黄鹤楼,迅即登上凤凰台,留下了两句精美的诗句: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有诗在上头。是啊,这黄鹤楼有匾额,却无楹联,谁可道来?那些抗疫的天使堪为撰联镌联人。他们就是传说中的火鸟,对抗的是死神,火烈鸟无畏死亡,选择涅槃以求生灵安然,刻在黄鹤楼上的岂是楹联这样的文字游戏可以传颂其德?我想,应该将他们的事迹刻成丰碑,为这千年黄鹤楼铸上雄魂。我想,即使来不及刻名,时光也会烙印他们的芳名于楼上。
   他们为什么在关键深刻能够临危,一个武汉人说,黄鹤楼下深埋着一股地火……
   责难同胞,应该是痛定思痛后,每一个都不能倒下,也为了不再倒下,让我们铭记这场污血之吻吧。
   小时候,父亲教我认识老屋前后的动物,指着半空的蜘蛛网说,蜘蛛用织网装饰天空,飞虫总想撞破那张网,那叫“自投罗网”。暮色里,屋后的飞檐下,飘飞出一个个黑蝙蝠,父亲说,它最怕阳光,傍晚是他们的,是啊,我们要允许蝙蝠起舞蹁跹。家雀,1958年被列入四害,父亲说,谁家房子没有家雀钻几个窝,这家的烟火就不旺,没有温暖。这些启蒙,在我的头脑根深蒂固,算不算学问,但告诫我们尊重世界,这是多么朴素而深刻的教育。
   黄鹤楼啊,我游览时,见到壁上“周瑜设宴”一幅画,笑道,武汉人个个都是美食家,但食谱里没有蝙蝠一道菜,周瑜只举杯,桌上空无一物,下酒无需菜,有也是野菜河鱼而已。在我们北方,下酒一碟花生米,足矣,多么惬意,北方人说,一碟菜,太丰饶。下酒有“花”,享吹花嚼蕊的口福;有“生”,人生有酒须尽欢;有“米”,独享五斗米,不谢万户侯。酒本就是情绪饮料,这番说文解字,真为小酒找到了菜肴。浪漫是可以下酒的,因为兴致都可以使人多喝半斤。
   黄鹤楼还适宜于送别,我曾经想,与我网友得见于武汉,他若别我,应该就选在黄鹤楼下,念着“朱栏将粉堞,江水映悠悠”(王维《送康太守》)的诗句,让我们相见欢,送别更富诗意。
   如今黄鹤楼灯光璀璨,难掩白衣使者的光芒。樊楼可以几次被毁而失色,但在人们心中依旧流光溢彩,而今天,楼之光影不生动了,楼之霓彩黯淡了,皆被抗疫志士的光芒而掩盖,掩映于楼的是精神的光环。
   有豪言壮语曰:众志成城。面对“鹤楼”,我说:众志成楼。
   在特别的日子,我作《黄鹤楼吟》赠予武汉人,遥祝武汉安康。
   驱魔之日无论长短,胜之在我,“烟波江上使人愁”,此愁只为送别意,“历历汉阳树”、“萋萋鹦鹉洲”,只为黄鹤楼,开花千树,满洲葱茏。
   “谁解成无限恨”,明年春风醉染黄鹤楼。
  
   2020年2月13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共 456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散文《黄鹤楼吟》让读者眼前一亮的不但是声名远扬、人人皆知的黄鹤楼,还有这个“吟”字,令读者遐想,有了急切想了解作者因黄鹤楼有什么样的畅想和倾诉。看到黄鹤楼这三个字,仿佛看到了当前正陷入疫情重灾的武汉。因为誉为“天下江山第一楼”的中国名胜古迹黄鹤楼,位于武汉市长江南岸的武昌蛇山峰岭之上,是武汉市标志性的建筑。作者显然是借助于吟黄鹤楼来吟唱武汉。因为吟本意是指用抑扬顿挫的声调,采用较为自由的音律,如唱一般地抒发和表达念想和内心痛楚的一个方式。在作者心目中,此时的黄鹤楼,并非以往的黄鹤楼,它正成为抗疫的象征,意义非凡,值得用任何方式颂吟。古往今来,黄鹤楼给后人讲述了多少很接地气的故事,演绎了多少神话,虽然无法考究,但黄鹤楼的故事表达着武汉人的性情,浪漫而执着,活在当下,在“新冠病毒”无情袭击中,自身奋起果敢的勇士力量,保卫家园,保卫黄鹤楼。文章歌颂了不仅武汉人民,全国千千万万英雄儿女组成的参战队伍奔赴前线(武汉),给黄鹤楼下的人们加油。文中列举了朋友做医生的女儿,疫情爆发后,先斩后奏,奔赴武汉,她告诉父亲,从来没有看到黄鹤楼,这是个良机。又说到一位四年级的学生写信给在武汉抗疫的医生妈妈,此刻妈妈就是他心中崇拜的英雄。是的,一场病毒疫情,造就出了许许多多披着铠甲的神勇大将,他们在关键时刻临危不惧,挺身而出……作者在北方,远眺黄鹤楼,虽不能见,却心有感知。文章用第一人称的写法,联想到这次武汉疫情,一幕幕感人肺腑的画面撞击着作者的心房,让他提起豪情满怀的文笔,写下了黄鹤楼和武汉人民,写下了全中国人的英雄气概。文章主题鲜明,以黄鹤楼为引线,饱蘸着热血沸腾的笔墨,抒发了内心对目前疫情的感受,真情实感,令读者动容、感同身受,文风厚实,笔意洒脱,深切地表达了作者向往疫情快点过去,云开日出,让黄鹤楼、武汉人、所有的中国人、全世界的人们都恢复往年太平美好的日子。倾情推荐文友共赏。【编辑:安平静好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214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20-02-13 08:22:50
  拜读佳作,问候作者!感谢在这特殊时期投稿柳岸,写出如此丰富而贴近现实生活的好文章1
回复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2-13 08:35:54
  谢谢安平老师辛苦编辑小文。武汉疫情,牵动着国人的心,一介文人也不能坐等,心急如焚,写出这篇文章,心在痛,希望我们的国家尽快度过此劫,走向新春。遥握,问候安平老师春安!
2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20-02-13 08:27:04
  黄鹤楼在我三年前去武汉旅游时见到过,名胜古迹,自然印象深刻,值得人们颂扬。
   点赞精彩文章,祝福怀才老师写作愉快,平安健康,再创佳作,展示您的万千才情。
回复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2-13 08:38:02
  但愿看见安平老师的“黄鹤楼”文,切磋共赏。这篇黄鹤楼文,并非正面描写她的唯美与壮观,只是想借以言情,歌颂那些在抗疫前线奋战的医务工作者和子弟兵。正如安平老师精准的编按所言。谢谢鼓励。
3 楼        文友:鸿鲲        2020-02-13 08:55:56
  傍晚是蝙蝠的,食欲何必去打扰黑暗;黄鹤楼已有近两千年历史,肯定会走向美好的明天。
人生如逆旅,吾亦是行人
回复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2-13 08:57:18
  谢谢鸿鲲老师留墨,真知灼见啊。问候鸿鲲老师过年好,遥握谨祝春安!
4 楼        文友:柳岸编辑部        2020-02-13 09:19:36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回复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2-13 09:23:42
  谢谢柳岸花明编辑部认可并推荐。
5 楼        文友:岚亮        2020-02-13 10:15:37
  日暮乡关,蝙蝠袭来,烟波江上使人愁。武汉疫情,令举国牵挂。先生鸿篇,有当年崔县尉题黄鹤楼之妙,可谓抗疫檄文一雄赋。我也坚信,武汉三镇,有全国支持,定如巍巍黄鹤楼,屹立高矗。白衣天使,似汉阳之树,予人间绿色生命。鹦鹉洲,很快就会迎来芳草萋萋,万紫千红的春天!
回复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2-13 10:22:10
  是的,怀才想表达的正是岚亮老师所言,抗疫,在于树立信心,同时,每个人严以自律,健康生活,才可以享受美好。问候岚亮老师春安。
6 楼        文友:东辰        2020-02-13 11:20:28
  跟怀才总编美文游例一番,如身临其境,这时来赏美文如春风迎面。黄鹤楼多少人神往。更赞叹,一诗一文横埔竖展美锦图卷,文墨艳丽,饱览一番,,再赞也。
回复6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2-13 11:22:11
  谢谢东辰老师美评,希望在柳岸创作快乐,问候过年好。遥握!
7 楼        文友:东辰        2020-02-13 16:46:34
  匆匆一览,今复赏,好文,这非常时期,厚重笔墨记载中国霸气,可爱可敬的勇士们,收藏了。记住中国曾时辉煌与不屈奋战。
   再谢您总编鼓励性文字一一
回复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2-13 17:52:08
  谢谢东辰老师美评,众志成城,战胜新冠。问候东辰老师春安。
8 楼        文友:百炼成钢        2020-02-14 10:40:46
  国家安危,匹夫有责!老师,您这哪里是颐养天年的悠闲老者?分明是立马横刀威震敌胆的神威大将!瘟疫肆虐人心惶,天使逆行慨尔康。生死度外何所惧?一心只为民安康!
回复8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2-14 10:42:55
  谢谢钢老师到访留墨。您的盛赞,给我这个老夫大气了,天下属于你们年轻人的,老夫没有别的希望,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文章给我们国人提振抗疫的信心,警示我们的嘴巴,多谢爱与宽容。遥握,问候钢老师春安。
9 楼        文友:龙红        2020-02-15 16:17:13
  一本唐诗,一本宋词大多是在月下夜幕写出;一篇洋洋洒洒的《黄鹤楼吟》是在全国防控抗疫面前诞生,是否在为武汉加油的同时,也为《黄鹤楼》道一声感谢:谢谢黄鹤楼给文学一灵感!
回复9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2-15 16:23:32
  夜幕之下产生灵感,有了诗篇,夜幕之下,也有幽灵,蝙蝠恋夜,将病毒撒向人间,想起黄鹤楼,那是景观,更是人文之精神,所以就写了点感想。谢谢龙红老师地方美评。问候过年好。希望您在柳岸创作快乐,看到更多你的文章,近握。
10 楼        文友:东风第一枝        2020-02-17 12:20:34
  一篇充满艺术性充满人性且非常鼓舞斗志的杰作!
回复10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2-17 12:21:51
  谢谢东风老师的深情鼓励,问候老师春安。
共 10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