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风恋碧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风恋】“大小”和“龙妮儿”(散文)

精品 【风恋】“大小”和“龙妮儿”(散文)


作者:范晓生 举人,4375.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56发表时间:2020-02-14 21:28:29
摘要:怀着一丝希望,打电话给母亲,询问“大小”和“龙妮儿”,问他们的来历,也问他们的归宿。心中是希望他们还在的,在供我忆取的同时,也安慰自己的心和照顾这社会良善的脸面,希望他们能够被生活和社会温柔以待。可得到的答案却是:早死了!

【风恋】“大小”和“龙妮儿”(散文) 去年有段时间,一个叫“沈巍”的流浪汉,很意外地走红了,而且是红得发紫。
   在未走红之前,他只是上海的一名普通流浪汉。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火遍各大视频直播平台,除了他爱看书和说些颇具文采与思辨性的话语外,最重要的推手则是一干网络主播与微商的加入。于是,他的人气陡升,引来越来越多人的围观。因其谈吐与形象的巨大反差,被人们冠上了“流浪大师”的称号。与网红们娱乐至死的想方设法蹭知名度相比,沈巍平静的流浪生活被一干人彻底打破了,在不堪其扰的情况下,这个被走红的流浪汉只能选择出走。
   一个只想流浪,甘愿在自己内心创造的世界里平静生活的“大师”就这样被娱乐逼走了。人们所关心的并不是“大师”本身,而是怎样尽可能多地从他身上挖掘自己可用的素材,以他作噱头来增加自己视频或是文字的点击量。这样的结果,是沈巍没想到的,更不是他想要的。这让我想起前几天在公园里遇到的流浪女人。
   那天傍晚,我习惯性地去清幽的凤凰公园散步,行至园内一段僻静小路,依稀见长椅上倚坐着一个女人。这样的僻静处,又是傍晚,坐着女人,我也就自然而又好奇地多看了她两眼。走近了细看,才发现她是衣衫褴褛,腿上裹着一件油污的脏上衣,身旁还放着一只破旧袋子。我细打量她的同时,她也用警觉的眼神看我。
   断判出她是流浪者后,我担心她会受不了冬末春初这公园夜晚的寒。出于关心,我便想着询问她一下,看她是否记得自己来自哪里,我也好帮她报警或是打个救助电话,让政府有关部门能送她回家。可我刚一开口,她便立马警觉地拎起自己的东西起来走了,走得快而决绝,不给我反应的时间。等我回过神想起要再找她,想力所能及给她点儿钱让她买食物吃时,她已经走出好远一段,只留了一个长而孤独的背影给我。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甚至觉得有些自责,也许我不该打扰她给自己所营造的那份宁静。于我来说,是出于恻隐之心想帮她脱离困境,但习惯了这样流浪生活的她,却未必会认为自己所处的就是困境,也或许就是对于俗世生活的一种解脱也未可知。
   由她,我想到了家乡镇子上的“大小”和“龙妮儿”。
   “大小”和“龙妮儿”,一男一女,是那时镇子上两个闻名的流浪者。虽未必是他们的本名,却一直被镇子里的乡人这样叫着,比镇长的知名度都要高出不知多少数量级,可谓是家喻户晓。
   “大小”是男的。我见他时,觉摸着他该是约三十岁的光景,一头长发,毡片一样胡乱耷拉在脑袋上,一手拿个破碗,一手拉根细木棍,打狗用。
   每每在街上见他,他嘴里总是在不停地嘟囔着,说些你听不懂的话语,间或又大声“哦啁啁”喊上一嗓,声音尖而长厉,很是吓人。久之,他那“哦啁啁”的呼喊声,就被乡人转听成了“大小”的谐音,便将“大小”作了他的代名。
   他脏,街上的狗们也都欺侮他,遇见了便要追着咬。他便披着那一头毡片样的乱发,胡乱地拿手中的棍子对着狗打,嘴里更是“哦啁啁”地喊个不停。狗狂吠,他乱打,都如疯了一样。
   于是,大人便常将他拿来吓唬小孩儿,谁要是爱哭闹了,就吓唬说:“快不要哭了,‘大小’来了!”这一招甚至比大人常说的“再哭闹天上龙就下来把你抓走”要管用得多。
   但我不怕“大小”。我不怕他是有原因的,据大人们说,这大小原是知识青年,文化极好,之所以疯掉,是因当年他考上了大学,却被别人给冒名顶替掉,一气之下就成了现在的疯傻模样。他嘴里的嘟囔细听起来,倒感觉如是和尚在念经的一样喃喃自语,而那尖鸣的“哦啁啁”声,则夹在这嘟囔声中,显得很是突兀,是内心在舒发他对于生活的不满和对世道的愤恨。
   看了他的样子,听着他的嘟囔,我非但没有害怕,反而觉得他很是可怜,虽然他的叫喊声是那样地凄厉吓人。我总觉得,像他这样的人该是不会害人的。相反,他才是柔弱的受害者,不然怎么会疯掉呢?我更讨厌街上的那些狗们,“大小”都已经可怜成了这个样子,你们还来欺侮他,给他困顿的人生又平添这无数的艰难。而他唯一所能做的,便是拿了手中的棍子胡乱地抡着,嘴中发出“哦啁啁”的凄叫,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残忍!
   所以,偶尔我在街角遇着他的时候,会愿意默默地傍着他走,听他边走边嘟囔。那嘟囔或许是他疯傻后无意识的言语,也或者就是他在有意识郁解心中的积闷,但我愿意这样跟着他走,以崇敬和怜惜的心情,陪他走上一小段,去感受他内心的那份寂寞与忧伤。
   与“大小”爱在街上行走不同,“龙妮儿”则更喜欢在河坡里游荡。虽同是流浪者,但“龙妮儿”不拿破碗也不拎打狗棒,而是常拿一条编织袋在手里,在瓷镇的河泊里捡拾东西。我见她做得最多的,就是坐在河滩上,于碎石间捡磨那些石膏或石灰,有时候是往脸上抹,有时是往嘴里放一点点吃掉。
   “龙妮儿”看着面老,脸上有不少褶子,让人看了咋也觉着该是有四五十岁的模样,不知是常年流浪被折磨得如此沧桑,或是本就历了岁月的风霜年衰至此。可她毕竟是女人,会拿河道里捡来的红石子研磨成红颜料往脸上涂抹,也会弄上点儿石灰往脸上搽,将本就褶皱的脸,涂得一块儿红一块儿白,如台上的戏子。
   与“大小”一样,“龙妮儿”嘴里也爱嘟囔,不过她的嘟囔确切地说算是絮絮叨叨,也小声许多,更没有如“大小”一样那偶尔的尖厉长啸。我一直不知该咋样描述她的模样,直到多年后在课本上读到鲁迅先生笔下的“祥林嫂”,我才确信“龙妮儿”该是和“祥林嫂”有着一样的神态和表情。
   “龙妮儿”虽然老而絮叨,脸上也常涂得红一块儿白一块儿,但却并不吓人,许是天生就带着股子母性。当我们三两小孩儿蹲着围在她跟前时,她那皱褶的脸上甚至会透出些爱怜的神情,使你看了断不会认为她是疯子。只当我们问她为啥吃石膏或石灰,她回答那是“八五面(乡人把一百斤麦子磨出八十五斤面粉叫作八五面,这在当时是我们所认为最好的白面。)”时,我们才知她是真的疯傻掉了。只是我一直惊叹于她的胃功能怎可以如此强大,竟能把极具蚀灼性的石灰都给吃了消化掉,而且丝毫不影响她的健康。
   我一直不知道“龙妮儿”因何疯傻,也不知“龙妮儿”是否就是她的本名,更不知她如何就能靠了吃河坡里的石膏和石灰生存,但至少从我记事一直到离乡的十来年里,她是一直活着的,面容也仿佛永远是那个样子,永远那样地小声絮叨,还有看见孩童好奇地围着她时,伊皱褶脸上所泛出那一丝不易被人查觉母性的光。
   后来,我远走他乡,再没听过“大小”那“哦啁啁”凄厉的叫,更无有见过“龙妮儿”那涂抹得红一块儿白一块儿皱褶的脸。直到网上不时被人炒作的“流浪大师”沈巍映入我眼睑,以及在公园里偶遇并被我扰吓走的女流浪者,才使我忆起小镇里的“大小”和“龙妮儿”来。
   怀着一丝希望,打电话给母亲,询问“大小”和“龙妮儿”,问他们的来历,也问他们的归宿。心中是希望他们还在的,在供我忆取的同时,也安慰自己的心和照顾这社会良善的脸面,希望他们能够被生活和社会温柔以待。可得到的答案却是:早死了!
   母亲问我:“咋忽然会问起他们,是不是又要写啥东西呢?”我只说:“没咋,就是忽然想起来了随便问问。”
   我知道,自己的内心是失落的,为“龙妮儿”和“大小”。
   小镇的孩子再也不用怕“大小来了!”河坡也早就脏得下不去人,街上也仅剩了小贩的叫卖和汽车的喇叭在鸣叫。不过,我庆幸,这些都没能打扰到“龙妮儿”和“大小”。
  

共 285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文章题材新颖,从别人不愿触及的冷门题材中挖掘出素材,可谓别出心裁。文章主要以描写刻画四个流浪者的情态与“生活”状态,而表达作者内心想要表达的思想。首先以去年被那些蹭流量的视频直播炒火了好一阵的,被他们冠之为“流浪大师”的沈巍入笔,作为引子。沈巍是家庭和社会共同造成的“疯子”。第二个则是作者在公园散步遇到坐在长凳上的一个流浪女人,出于恻隐之心想去接近,以给予其帮助,对方却警觉地起身离开。看着女人提着编织袋迅速离开的背影,作者心绪难平和自责起来,后悔不该去打扰。抒情过度转笔到主角,此时想起了家乡的两个流浪汉“大小”和“龙妮儿”,两个一男一女,一个因考上大学被别人顶替抑郁而疯,平时一手拿个破碗,一手拿根打狗棍;更让人觉得凄厉的是他时不时“哦啁啁”的长啸吼叫,令人毛骨悚然又很不是滋味。另一个女的则不知为何原因而疯,提个编织袋在河坡上捡东西,并常常用红石子研磨成粉,或石灰涂在脸上,甚至把石灰塞进嘴里。流浪汉的共同特点都是脏和意识不清,当然沈巍除外,但又各有其特点。作者通过他们的“生活”状况的细致描绘,反应了被家庭和社会遗弃的这部分人的际遇与凄惨命运,他们是社会一份子,却又不属于社会,同时表达了作者对最最弱势群体深切关注与同情,衬托出作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浸入骨髓的善良仁爱与慈悲之心。大小“哦啁啁”的长啸,实际就是作者内心想对社会的一种呼号。文章中心突出,构思缜密,所反映的思想令人扼腕与深思。佳作拜读,力荐共赏!感谢赐稿支持,问好作者!【编辑:碧潭飘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217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20-02-14 21:31:01
  感谢晓生老师对社团的支持!文章令人扼腕与深思!祝福春祺笔丰,创作愉快!
碧潭飘雪
2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20-02-14 21:32:32
  文章题材新颖,通过对流浪汉的“生活”状况的细致描绘,反应了被家庭和社会遗弃的这部分人的际遇与窘态,他们是社会一份子,却又不属于社会,同时表达了作者对最最弱势群体深切关注与同情,衬托出作者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浸入骨髓的善良仁爱与慈悲之心。大小“哦啁啁”的长啸,实际就是作者内心想对社会的一种呼号。
碧潭飘雪
回复2 楼        文友:范晓生        2020-02-14 22:33:09
  感谢“飘雪”社长百忙中编辑拙文,问好!
3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20-02-14 21:34:41
  期待晓生老师更多佳作继续呈现!水平有限,编按理解不到之处,敬请海涵并提出,以便改进。疫情期间请多注意防护!遥祝您及家人快乐安康!
碧潭飘雪
4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20-02-16 12:06:48
  佳作已申报精品。
碧潭飘雪
5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20-02-17 12:25:55
  恭喜祝贺范晓生老师散文佳作获得精品!也祝贺社团!期待晓生老师佳作继续呈现!感恩江山领导和评委支持!辛苦了!遥祝春祺文丰,创作愉快!
碧潭飘雪
回复5 楼        文友:范晓生        2020-02-17 13:54:10
  感谢您的大力支持!问好!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